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文化 > 正文

復旦往事:63年前的一場“戰疫”

日期:2020-06-03 【 來源 : 新民周刊 】 閱讀數:0
閱讀提示:疫情消散,大幕落下,這些英雄收拾行裝,“非常silently走開”。
撰稿|周桂發 詹歆曄


  疫情襲來,滔天巨浪,醫護人員以血肉之軀筑起大堤守護著國人的健康、國家的安定。

  疫情消散,大幕落下,這些英雄收拾行裝,“非常silently走開”。

  歲月會吹散細節,親歷會成為往事,而勇氣、智慧、博愛會鐫刻在眾人的記憶中永不磨滅。

  今天,我們追尋的,就是一個甲子之前發生在復旦大學校園的一段抗疫往事,和幾位不“著名”的英雄。


集結:復旦版“方艙醫院”


  1956年和1957年,我國連續暴發兩場流感。1956年屬于A1亞甲型病毒流感,上海疫情高峰出現在6-7月。據1957年3月31日出版的《復旦》??瘓蟮?,這場疫情令復旦大學猝不及防,“單在隔離病室治療的就有535人,除造成停課,停止一切集體活動的嚴重情況外,還用掉營養費5000元,醫療費3000元,損失1762個工作日,而患病者身心所受的痛苦更不待言”。由于患病學生眾多,學校專門將大禮堂登輝堂(現名相輝堂)設為隔離病房。復旦大學檔案館保存了時任保健科護士王芝芳提供的兩張照片,其一為參與隔離病房的8位醫護人員合影,其二是她和唐懷芬護士正在登輝堂內巡查患病學生,靠窗擺放的病床卷著白色的紗帳。

  1957年的流感更為猛烈,后來被稱作“亞洲流感”,是新中國成立以后出現的最嚴重的流感疫情。據研究,這場A2甲型病毒流感的病毒由A1亞甲型病毒經中間型變異而來,1957年2月在貴州省首先暴發,3月傳播至其他省份,短時間內導致超過25萬人患病,在全球范圍內則造成100萬-400萬人死亡。1957年3月27日《文匯報》報道:“流行性感冒最近正在上海蔓延。據十天來不完全統計,30所大、中、小學校,有1678人發病?!鄙虾8咝<娂姟爸姓小?,同濟大學、華東師大各有200多人患病?!稄偷沸?瘎t稱,“截至本月30日止,本校(復旦大學)已有60多個同學因患流行性感冒被送進隔離病室,因喉嚨癢、輕微發燒等病狀而到保健科就診的人數,也超過了150個?!?

  邢醒醫生也保存著一張小小的三寸照片,9位白衣戰士在登輝堂前大草坪上微笑合影。照片背后,標注著“五七年防治流行性感冒”。邢醒1953年進入復旦大學保健科,一手創建了化驗室。在兩年的流感疫情中,邢醒承擔了數千人次的化驗任務:“很多人發熱,38、39度。我負責化驗,如果白血球高,一般是炎癥引起的發燒,如果白血球低,那基本是病毒性的(流行性感冒)?!?

  照片中的9位醫護重點服務登輝堂隔離病房。邢醒回憶:“當時人太多了,有傳染性。佩琳院(注:保健科所在地)沒有病房,就在大禮堂隔離,設置了床鋪,食堂負責送飯?!?5級歷史系阮國英詳述了當年的情形:“隔離病室在二樓的大禮堂內。當時二樓大禮堂是平整的,不像八十年代改造后有坡度。學校將長條椅撤到一旁,里面安放幾十張病床,一排一排,整整齊齊?!?

  阮國英總結說:“像現在武漢的方艙醫院,只是當時我們說隔離室?!?


奮戰:一切服從防治流行性感冒


  有了前一年的前車之鑒,學校的應對措施也在不斷升級。1957年3月31日??刑岬?,“學校領導除設立隔離病房、進行各種積極措施外,希望全體師生員工切勿麻痹大意,大力加強預防工作,注意環境與個人衛生……希望盡量少上或不上熱鬧公共場所”。到4月13日,??Q“流行性感冒仍在我校蔓延。據統計,最近兩星期來,進登輝堂隔離治療的,已達八百人次;在保健科門診處治療的,也已達三千人次?!睂W校領導在探望關心的同時,應對措施也更為細致,包括改善病人食物營養、停止測驗和體育課、制定傳播擴散應對預案、澄清謠言等,并再次要求在校師生重視疫情,“盡量不與外人多接觸,也不邀請外人來校游玩或留宿”??梢?,當時疫情處于學校整體掌控之下,教學秩序基本正常,僅測驗項目停止,也沒有關閉學校和外部的人員交流。

  控制疫情的全部壓力,集中到學校保健科上。據邢醒回憶,當時保健科一共有19人,分別為科長李偉民,醫生沈翠梅、吳榮山、宋捷林、韓辛尹、鄭葆堤、鄒致仰、呂萍,護士唐懷芬、惠錦棣、王芝芳、王奉榮、焦蟠蒂,藥房吳映雪、周新茀、邱瑾,掛號張松福、管理人員邱福祥、化驗室邢醒,其中7人以登輝堂隔離病室工作為主,因人手不足,學校事務科孫承烈、楊銀春2人支援登輝堂,承擔勤雜工作。其余則留守保健科維持多達三千人次的診療。工友3人,分別為范壽全、時兆榮、“丁媽媽”。另有食堂師傅負責餐食。

  保健科李偉民科長雖未出現在1957年的照片上,但他無疑是疫情期間的一線指揮。當時住在隔離病室的學生楊翱卿寫到,“有限的白衣戰士,不僅要進行比平常忙亂的門診,隔離病房還要晝夜值班,星期天也毫不例外。保健科李偉民科長像慈父般站在你的身旁,沈醫生(沈翠梅)像慈母般走遍每一個病人的身邊?!睆耐谛?锌梢钥吹?,為了應對疫情,李科長花了不少心思,“保健科采取了‘一切服從防治流行性感冒’的特別措施,門診時間放長,任何時間都可以為病人診療,每天都有人通宵值班。為了克服病人多、醫務人員不夠的困難,市公費醫療辦公室也抽調出二位醫師來我校支援?!弊鳛闉閿挡欢嗟哪惺?,李科長還自己動手“在休息的時間,親自為同學搬運床鋪、棕繃”。

  幸運的是,流感雖來勢兇猛,但并未在復旦肆虐多久。記錄中的受訪者在登輝堂隔離一周左右均已康復。病情從3月底興起,到4月13日預計已現峰值,隨之迅速消散。到4月27日的???,疫情已悄然無聲。4月26日《解放日報》曾報道《本市流行性感冒患者日少》“急診及門診病人已接近平日數量……流行性感冒病人已占極少數。因流行性感冒而影響生產、學習的工廠、學校也已恢復正常狀況?!睋闲鸦貞?,登輝堂“方艙醫院”運行時間應在半月以上,但未滿月,兩者可互為印證。在當時火熱的革命背景中,在全校緊急動員抗疫下,疫情更像是一段嘈雜的噪音,學校的發展很快調回了主旋律上。


溫情:疫情中的復旦日記


  疫情來勢洶洶,卷入漩渦中的學生心情亦是大落大起、翻江倒海。57級新聞系徐成淼兩年都不幸染病,其中1957年的日記詳細記述了自己病情起伏的經歷:

  三月二十七,到合作社買了個口罩,以防最近流行的感冒與腦炎。

  三月二十九日:流行性感冒來了,我真怕我會生病。下午發熱,怕是感冒了?!业眯⌒?很小心?!瓕嬍依?,萬忠實已經染上了,他就睡在我下鋪。

  三月三十日:然而終于還是病倒了。上午全身酸倦……送到了隔離病室,后來溫度升至39℃。病是痛苦的,可是護士和行政給我們照顧得很好,我得感謝他們。

  三月三十一日:今天溫度退了些。有個姓王的護士與我很親近,老叫我“小孩兒”。晚上突然燒到40℃,燒得實在受不了。那時突然想到死。不!我年輕,還是“小孩兒”呢。

  四月一日(二日補記):昨夜如夢幻一般過去了,今晨醒來,頭昏昏,身體酸痛而且無力。嘴巴也發苦了,什么也不想吃。病,真是痛苦。

  四月二日:今天體溫逐漸下降了。下午已經是36.8℃了。

  四月三日:明天我要出院,大王來問我:“你要走了嗎?”聲音中像有惜意。

  徐成淼日記中的“大王”是王奉榮護士。當時,保健科上上下下都以病中師生為重,為苦難中的“小孩兒”們送去撫慰。

  新四班耕靈在《隔離病室》一文中寫到:“深夜,……當被那痛苦催醒而呻吟時,白衣大夫早已靜停在我身邊,替我注射‘百乃定’,給我吞服‘氯霉素’,使我減輕了痛苦的折磨。很多事實都緊緊地扣著我的心弦,深深地感染著我。我親眼看見一個護士,因為操勞過度而在生物實驗室的后面,背著人在嘔吐著清水,她抹了抹嘴,閉目養神一下之后,又進了病室,替患者按脈搏的跳動,用紅筆在表格上做上記號。護士每天要為每個同學按脈搏、量溫度四次。又有一位護士因勞頓而病了兩天?;疾⊥瑢W的數字在不穩定地增長著,伙食團的老唐,為了不讓同學挨餓,一次又一次,一次再一次,一連三次地去燒青菜豬肝面,赤豆般大的汗珠從他的額上掛下來,他還帶著和藹的微笑去替同學盛裝面條。工友一次又一次地替同學沖開水倒痰盂、送鋪蓋?!?

  楊翱卿于4月1日《在痛苦然而又是幸福的日子里》一文中寫到:“早上天剛亮,工人同志就把洗臉水送在你的跟前,每頓飯菜送到你的床邊,豐滿的菜肴,雪白的饅頭,甜的牛奶,脆的水果,這一些東西該多么好吃呀!雖然我一點味道也覺不出,但我能感覺到工友同志送給我們的是羊糕和美酒?!?

  耕靈與楊翱卿的記錄刊登在當時的???。徐成淼的日記出版于2005年,正能量的“抗疫日記”雖然遲來,卻依然能傳遞醫護人員全心全意為師生健康付出的心意。


余音:復旦人的涓涓記憶


  復旦“方艙醫院”已經過去63年了,漫長的歲月中,這段歲月并未磨滅,總在不經意間被人憶起,被人記錄。

  徐成淼在1961年還曾去保健科看望“大王”和其他護士,分享畢業的喜悅。2008年他還撰文回憶這段經歷。

  李偉民在流感疫情中請舒宗僑等人拍攝了一些現場照片,后來組織了展覽記錄抗疫過程,展覽結束后將照片贈送給相關醫護人員。如今我們能看到的照片,估計多數來源于此。

  已故化學系章道道教授,當年是助教,也被隔離在登輝堂。生前她曾告訴丈夫王新民教授,學校很關心患病隔離師生,對他們照顧有加,在當年物資貧乏的情況下,還提供牛奶、雞蛋,還有油煎的荷包蛋等,以補充營養。

  55級歷史系李孔懷(后為國務學院教授)記得歷史系有好幾個女同學被送到登輝堂隔離,其中就有他的妻子阮國英。兩人在畢業后相戀,攜手至今,憶及這段往事令兩人開懷。

  復旦大學檔案館收錄保存了多件1957年抗擊流行性感冒的照片、報刊、個人檔案。

  63年過去了,當年的青春醫護,有的已經離開人世。李偉民科長以101歲高齡謝世。兩批登輝堂抗疫醫護人員中,邱瑾、任健、吳榮山(73歲謝世)、陸菊娣(78歲謝世)、唐懷芬(91歲謝世)、沈翠梅(97歲謝世)、孫承烈(90歲謝世)、楊銀春(90歲謝世)均已先后故去。

  徐成淼惦記的“大王”王奉榮護士,今年92歲高齡,目前定居美國,和兒子同住。

  王芝芳護士,今年亦92歲,住在學校附近的一家養老院中,腿腳尚便利,愛吃零食,保持著每天記日記的習慣,每位訪客她都拉著合影留念。

  邢醒醫生,今年89歲,是其中最年輕的一位,現仍住在復旦宿舍區,家里收拾得干干凈凈。閑暇時喜好和好友搓搓麻將,以自己拿手的小吃點心招待。63年前的往事,在她清晰的回憶中、在后輩師生的探訪中悠悠地記錄下來。

  復旦人永遠銘記曾經的抗疫英雄。

編輯推薦
精彩圖文
俱樂部專區 / CLUB EVENT
送快递是不是很赚钱 一波中特期期准有吗 今日大盘走势最新消息 捕鱼516棋牌游戏 捕鱼达人2经典版官方 大庆麻将下载 欢乐捕鱼达人 上海哈灵麻将下载2019 乐潮娱乐游戏金蟾捕鱼 融丰配资 手机挂机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