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正文

種族主義:四百年的美國痼疾

日期:2020-06-10 【 來源 : 新民周刊 】 閱讀數:0
閱讀提示:種族主義痼疾需要美國進行深刻的社會改革給予根治,缺乏明確社會訴求的大規??棺h和宣泄是遠遠不夠的。反對“種族歧視”,不僅是喊口號式的政治正確,還應該是深植于每個人心里的接納和尊重??上У氖?,被疫情沖昏頭腦的民眾和被大選裹挾的部分政客,都在種族主義的泥沼中難以自拔。
作者|金 姬


  “美國黑人的悲憤已醞釀了400年”。這是明尼阿波利斯市長雅各布·弗雷(Jacob Frey)5月28日在回應弗洛伊德之死引發的大規??棺h活動時發出的嘆息。

  1619年的8月,英國海盜船“白獅”號駛入康福特港(Point Comfort),卸下了“20多個”用食物和其他物品換來的安哥拉黑奴。一下船,這些黑奴就被分別送到詹姆斯河沿岸的數座煙草種植園,承擔種植和收獲煙草的苦役。他們是目前已知的第一批被運到英國在北美殖民據點的非洲人,落腳點就是后來的弗吉尼亞州。自此,美國持續了近兩個半世紀的蓄奴生意拉開帷幕。

  1776年宣布獨立的美國,1863年實施了《解放黑奴宣言》,直到1865年《憲法第13條修正案》正式生效,奴隸制才被正式廢除。遺憾的是,針對黑人的不公現象在21世紀依舊陰魂不散。復旦大學美國研究中心劉永濤教授對《新民周刊》表示,種族歧視是一種美國歷史現象。當年維護黑人奴隸制的各種法律和觀念已被廢除,但它們的殘余卻存留至今。公開的種族歧視在美國是不合法的,但對非裔的“隱性偏見”和刻板看法卻是無處不在。

  事實上,在一個由大部分移民人口及其后代組成的年輕國家,除了非洲裔族群,拉美裔和亞裔等少數裔也在以白人為主的美國遭遇歧視。在復旦大學美國研究中心副教授王浩看來,在特朗普執政以來“白人至上”主義思潮的催化下,在新冠疫情和失業率上升的雙重不利因素疊加下,美國當下的種族主義矛盾很難緩和。

  這意味著,美國的種族主義痼疾,變得愈來愈棘手。


自由國度的奴隸制



  在非洲裔美國經濟學家托馬斯·索維爾(Thomas Sowell)1981年出版的經典著作《美國種族簡史》(Ethnic America: A History)中,對于愛爾蘭人、德國人、猶太人、意大利人、華人、日本人、黑人、波多黎各人和墨西哥人等當今美國人口最多的幾大少數裔群體如何抵達美國、如何在美生根發芽都做過詳細描述。黑人群體是其中最特殊的——以移民立國的美國,擁有來自世界各地的不同種族和民族,但是只有非洲黑人,是在違背其意志的情況下被販賣到美國的唯一種族。

  索維爾指出,17世紀有很多自愿來北美殖民地打工的白人“契約奴隸”——完成幾年苦役之后就可以成為自由人。而北美殖民地卻用法律讓黑人永久成為奴隸——1661年弗吉尼亞通過了北美第一部明文確認奴隸制度的永久性并殃及奴隸子孫后代的法律。從此以后,非洲黑人被帶到北美其他殖民地時,各處都援引弗吉尼亞的先例,致使非洲人淪為奴隸的命運從踏上美國土地的那一刻就注定了。而且,某些北美殖民地曾通過法律阻止奴隸制,但這些法律被當時的英國政府廢棄。也就是說,北美奴隸制的誕生,離不開英國的幫兇。

  隨后,北美殖民地陸續制定殘酷無情的法律,剝奪黑奴在政治上和經濟上的一切權利:黑奴屬于主人的財產,每天勞動18個小時;奴隸不得集會,不得擁有槍支,非經主人書面許可不得擅離農場,不得在法院對白人案件作證;逃亡奴隸必須送還原主;奴隸犯重罪可以蓋烙印、剪耳朵、閹割或處死;奴隸主處死奴隸,不算犯罪。

  獨立戰爭爆發前,有文字記載的黑奴起義,不下50起,均以失敗告終。1800年,美國的黑奴人口約占美國總人口1/5,但這個群體卻享受不到基本的人權。諷刺的是,林肯之前的美國總統都是奴隸主。紐約華爾街最早是白人奴隸主出租黑人奴隸的大市場。

  在索維爾看來,雖然葡萄牙、西班牙和阿拉伯人也有蓄奴的傳統,但美國奴隸制十分特殊:奴隸主和奴隸分屬膚色不同的種族,這為日后的種族主義矛盾埋下了伏筆;在美國這個自由社會里,必須有一套為奴隸制開脫的極端理論;作為一種社會制度,奴隸制使人們在道義上感到難堪。

  因此,美國隨后的立法凸顯了對于黑奴制的矛盾心態——1787年,美國制憲會議規定:未來20年國會不得禁止從非洲進口奴隸;奴隸從一州逃到另一州,經官方緝獲,須歸還原主。1793年美國國會制定《逃亡奴隸引渡法》。1807年英國立法禁止奴隸貿易。次年,美國北部廢奴主義者推動通過《禁止販運法》。

  被美國白人認為“智力低下”而剝奪受教育權的黑人,也逐漸覺醒。1829年黑人領袖大衛·沃克出版《沃克呼吁書》,尖銳揭露奴隸制度的不合理,號召奴隸秘密組織起來,爭取自由,推翻奴隸制度。從1800年到1850年,通過“地下鐵路”逃亡到北方的黑奴不下10萬人。美國全國性的廢奴運動逐漸興起。

  到南北戰爭爆發前的1861年,全美黑奴人數約為400萬。1857年美國最高法院在斯科特案中判決,“黑人不享有白人必須尊重的權利?!边@一判決堵塞了以妥協手段解決奴隸制的道路。1861年南北戰爭打響,次年林肯發布《解放黑奴宣言》并于1863年實施,18.6萬黑人加入北方軍隊,約占總兵力1/10,25萬黑人參加后勤工作。戰爭期間,近7萬名黑人軍人犧牲,21名黑人獲得國會勛章。

  黑人在南北戰爭中的努力,為他們贏得了自由,但卻離民主和平等還很遙遠。


重獲自由的美國黑人,仍在枷鎖之中


  遺憾的是,黑奴制被廢除后,黑人的境遇在短期內并沒有得到明顯改善。許多人開始背井離鄉,四處游蕩。因為奴隸主剝奪了黑奴的受教育權,多數黑人在獲得自由后依然從事當年身為奴隸時所干的工作。1890年,仍有半數以上的黑人在務農,另有30%以上的黑人在當家仆。

  在制度上,黑人也飽受欺凌。1867年3月2日,美國國會通過《重建法》,要求南部的10個州承認黑人的選舉權,并以此作為重新加入聯邦的條件。1870年,在南部10個州履行了法律這一要求的基礎上,國會又通過了憲法第十五修正案,規定無論是聯邦還是各州政府均不得因為種族的不同而限制公民的選舉權,期望以此來保障黑人選舉權,而南部各州卻又通過選舉資格的規定間接限制或剝奪黑人選舉權。例如,南方各州規定公民須通過文化測驗方可登記為選民,對于多為文盲的黑人不只要測試讀寫能力,而且要他們解釋聯邦憲法和州憲法;此外,規定繳納人頭稅,方有資格投票,但當時的黑人普遍一貧如洗。

  除了變相剝奪選舉權,種族隔離制度竟然也有了法律保障——1896年,美國最高法院裁定“分離但平等”的設施是合乎憲法的,為在公共設施里實行普遍而嚴格的種族隔離提供了法律依據。

  黑人受教育的權利也沒有得到很好的保證,別說高等教育和職業教育,哪怕是基礎教育也是杯水車薪。美國第一所公立黑人中學于1870年在華盛頓特區創立,南方很多州直到20世紀才有接收黑人的公立中學,這也導致了黑人的文化水平普遍不高。在整個19世紀,美國黑人獲得學院和大學學位的總人數不到2000人。這種早期不公正的受教育權,影響到了今天美國黑人的整體教育水平,讓他們從一開始就和白人站在不同的起跑線上。

  大多數黑人在19世紀無法靠教育改變命運進而獲得財富,而貧困的狀態讓他們的健康也難以保證。根據1900年的統計,美國白人平均壽命為48歲,黑人只有36歲。南方黑人數量占全國人口的1/3,財富卻只有全國的1/40。黑人文盲是白人的10倍,黑人大學生的比例僅為全國平均數的1/6。

  令人驚訝的是,美國種族主義的變相制度化,也被大洋彼岸的德國納粹“抄作業”——根據美國耶魯大學法學教授詹姆斯·惠特曼(James Q. Whitman)在2017年的著作《希特勒的美國榜樣》(Hitler's American Model),美國于1924年頒布《種族完整法》,這是世界上第一個基于優生學的現代種族主義法案。授權政府使用“一滴黑血”的法則,即若有一方祖先非白人即被貶為二等公民?!斗N族完整法》通過的當日弗吉尼亞州也通過了輔助法案《弗吉尼亞絕育法》以強制絕育被《種族完整法》歸為二等公民的有色人種。截至1956年,美國有23個州通過了強制絕育法案。而德國納粹于1934年和1935年編制的《國家社會主義法律和立法手冊》,其中收錄了大量美國種族主義法案的內容,包括種族隔離,禁止通婚,強行絕育以及針對印第安人、亞洲人和非裔美國人制定的公民身份標準。


從民權法案到肯定性行動


  在索維爾看來,二戰是美國種族歷史的一個轉折點——因為民間和軍方都缺乏人力,種族間的許多障礙被打破了。

  1941年羅斯福簽署第8802號總統行政命令,禁止國防工業實施種族歧視,建立公平就業委員會,負責監管命令的實施。公平就業委員會的存在,標志著美國公共政策的重大轉變。這是重建以來第一個為爭取黑人平等就業機會而成立的聯邦機構,它舉行的聽證會不斷暴露各行各業對黑人的歧視和排斥。到1944年,100萬名以上的黑人得到制造業工作,其中30萬人是女性。

  戰后時期,杜魯門總統在1948年義無返顧將“民權”作為一項主要內容列入他的競選綱領。法院開始宣判歧視性法律及慣例違憲。如1954年布朗案判決,最高法院以9∶0宣布:公立學校種族隔離違憲。1955年亞拉巴馬州黑人女裁縫帕克斯,拒絕在公車上向白人乘客讓座,遭警察逮捕。當地黑人開展長達一年之久的抵制運動,這是南部黑人民眾首次大規模參與民權運動。1956年最高法院判決:公共交通中的種族隔離違憲。

  與此同時,曾一度排斥黑人運動員的職業體育運動項目,開始由黑人運動員主宰。

  美國黑人在收入、職業和教育等方面穩步提升,發病率和死亡率在下降,但和白人的差別并未改變。1948年,黑人家庭的收入相當于白人家庭的53%,15年之后整個比例不變。1950-1970年,黑人和白人的嬰兒死亡率都下降了約1/3,但雙方的差距依舊。

  1963年,伯明翰黑人民眾大抗議,爭取取消公共設施種族隔離,擴大黑人就業。900個南方城市的黑人積極響應,進行非暴力抗爭,261個南方城市取消種族隔離。1963年6月,肯尼迪總統向國會提交《民權法案》,禁止在所有公共設施中實施種族隔離。

  那一年的8月28日,25萬美國黑人、白人進軍華盛頓,民權運動達到頂點。林肯紀念堂前,馬丁·路德·金發表演說《我有一個夢想》,大聲疾呼:“只要黑人仍然遭受警察難以形容的野蠻迫害……只要黑人的基本活動范圍只是從少數民族聚居的小貧民區轉移到大貧民區……只要紐約有一個黑人認為他投票無濟于事,我們就絕不會滿足……”他同時強調:“在爭取合法地位的過程中,我們不要采取錯誤的做法。我們斗爭時必須永遠舉止得體,紀律嚴明……”

  肯尼迪總統遇刺后,約翰遜總統成功游說國會于1964年通過歷史性的《民權法案》(Civil Rights Act of 1964)。1965年,約翰遜公布“肯定性行動”(Affirmative Action),要求聯邦政府承包商保證在雇用求職者時,不得有種族、性別等多方面的歧視。后來肯定性行動擴展到政府機構、大學必須為過去遭受歧視的黑人、女性保留一席之地。

  “肯定性行動”實施以來,爭議不斷。反對者認為,在就業、升學、升職、培訓中為少數族裔保留一定名額,是對白人的“反向歧視”,違反了憲法,實際上是以損害白人群體利益為代價的。也有人指出,在當今美國,很多黑人已步入中產階級乃至極富階層行列,“肯定性行動”的受益者多為少數族裔群體中的富家子弟,那些居住在貧民區的中下層非洲裔美國人子女仍鮮有機會受到照顧進入名牌大學。更有人在意“肯定性行動”與憲法平權精神的沖突,他們強調美國是建立在個人自由之上的國家,機會平等比結果平等更重要。

  王浩對《新民周刊》表示,“肯定性行動”在白人看來可能就是不公平?!氨热缯f入學,可能黑人的錄取分數就低一點。這種長期以來的‘政治正確’反而給白人一種壓抑感,特朗普執政就給美國白人提供了一個情緒宣泄的出口?!?

  與此同時,美國白人的人口主導地位也開始受到威脅——根據美國人口調查局(U.S. Census Bureau)發布的2018年人口狀況估算顯示,美國15歲以下的人口中,非西班牙裔白人居民占總人口的比重首次下降到不足一半(49.9%)。新數據凸顯美國人口的種族構成日趨多元,如今的非西班牙裔白人僅占總居住人口的五分之三(60.4%)略多。但15歲以下白人少年兒童成為同年齡段群體中的少數族裔,這一令人驚訝的事實表明,隨著白人走向衰老,美國的種族多樣化趨勢正在“自下而上”地滲透。

  美國白人自1960年代以來感受到的“不公”和人口最大比重可能不保的雙重擔心下,這種隱含的情緒為近年來美國種族主義沖突的滋生提供了溫床。


難以逾越的鴻溝



  中國人權研究會2019年7月26日發表《美國根深蒂固的種族歧視問題凸顯“美式人權”的虛偽》中指出,作為主體種族的歐洲裔白人對國家權力的根本性控制,以及對其他所有種族群體系統性的歧視,是美國種族層級系統的核心特征。美國的種族歧視事實上就是歐洲裔白人對所有其他少數種族的歧視。種族歧視既是這套種族層級系統的形成原因,也是這套種族層級系統的維持機制。

  種族仇恨團體數量快速增長。美國南方貧困問題法律中心數據顯示,美國國內的仇恨團體數量在1999年為457個,到2000年增長到602個,在2010年前后突破1000個,其中不乏“三K黨、新納粹、光頭黨、反穆斯林團體”等種族仇恨團體。在2017年弗吉尼亞州夏洛茨維爾的白人至上主義者游行中,就出現了這些種族仇恨團體的身影。

  在美國立國及發展過程中,出現了對亞洲勞工移民的嚴重排斥與歧視問題——如臭名昭著的《排華法案》。諸如此類的種族歧視以不同的形式存在,伴隨著美國的發展歷史并延續至今。

  遺憾的是,美國的國家機構和社會制度未能消除種族歧視。執法機構針對少數種族的暴力執法、致命槍擊、圈套執法、街頭攔截檢查已經成為一種常態。大型企業機構針對少數種族的就業歧視、晉升歧視、薪酬歧視已經成為一種潛規則。金融機構和房產中介通過合謀的方式維持種族居住隔離已經成為一種傳統。正是由于社會制度的內在支撐與國家機構的不作為,使得少數種族在美國的政治、經濟、文化、社會生活等諸多層面不可避免地遭受著全方位的歧視。

  美國所有少數種族都面臨著不同程度的種族歧視。美國在骨子里依然是一個白人盎格魯—撒克遜新教徒的國家,非洲裔、拉美裔、亞裔、原住民概莫能外,甚至拉美裔中的白人群體同樣也無法避免受到種族歧視的傷害。

  獲得自由一個半世紀、享受民權法案半個多世紀以來,美國黑人的現狀仍然堪憂——根據2019年數據,非裔美國人約4400萬人,占全美總人口的13.4%。美國黑人與白人之間的貧富差距鴻溝依舊觸目驚心。

  據美國慈善機構“Feeding America”介紹,目前美國黑人家庭的糧食匱乏率、貧困率,是白人家庭的2倍以上。黑人貧困率高達20.8%,其中9%(約400萬人)生活在極端貧困中,收入不到美國官方貧困線的50%。

  2018年黑人平均家庭收入約4.1萬美元,僅相當于白人家庭的58.6%、全美家庭收入中位數(5.9萬美元)的69.5%。在財富積累方面,雙方差距更是懸殊——白人家庭平均財富(包括房產、私家車、有價證券等)約為黑人家庭的10倍。

  而在可能改變命運的教育問題上,54%的美國黑人學生就讀于師資、硬件條件都較差的郊區或鄉鎮學校。雖然非裔美國人的受教育程度較半個世紀前有所提高(25至29歲美國黑人中有90%完成了高中學業),但美國黑人青少年的閱讀能力、基本技能測試成績僅為白人學生的40%和33%。

  即使高中畢業,也只有大約5%的美國黑人能通過“美國大學入學考試”(ACT),獲得進入高校繼續深造的機會,而白人學生的考試通過率約為1/3。

  2019年12月19日,美國衛生保健專家杰米拉·泰勒(Jamila Taylor)在智庫“世紀基金會”(the century foundation)網站刊文指出,只有40%的非裔美國人擁有自己的住房,這一比例從1964年《民權法案》公布以來幾乎沒發生什么變化。

  相比全美家庭平均醫療支出占收入的11%,黑人家庭這一比例則要接近20%。而根據奧巴馬政府時期頒布的《平價醫療法案》(ACA),得以享受到醫保待遇的黑人約280萬,僅占非裔美國人的不到6%和全美總人口的0.85%。目前,美國黑人婦女的孕產并發癥死亡率是白人女性的3倍,黑人嬰兒的死亡率是白人嬰兒的2倍。

  與白人相比,非裔美國人患上或死于癌癥、心臟病、糖尿病的風險更高、概率更大,預期壽命也較低——美國人均預期壽命約75歲,而黑人為68至72歲。18至39歲的美國黑人青壯年死于心臟病、中風和糖尿病的概率,同樣是白人的2倍。

  由于疫情的影響,美國現在的失業率已經突破了大蕭條以來的最高點。在這種情況下,美國各種矛盾都在激化,弗洛伊德之死就成了一個爆發點。

  劉永濤指出,種族主義痼疾需要美國進行深刻的社會改革給予根治,缺乏明確社會訴求的大規??棺h和宣泄是遠遠不夠的。

  反對“種族歧視”,不僅是喊口號式的政治正確,還應該是深植于每個人心里的接納和尊重??上У氖?,被疫情沖昏頭腦的民眾和被大選裹挾的部分政客,都在種族主義的泥沼中難以自拔。

編輯推薦
精彩圖文
俱樂部專區 / CLUB EVENT
送快递是不是很赚钱 1000炮街机捕鱼下载 股票行情今天大盘8月15 遇乐棋牌大厅201 金蟾捕鱼 大闹天宫 李逵劈鱼 佳永配资是实盘吗 2019开奖视频彩库宝典 配资炒股的风险有哪些 今期三肖必中特一今晚 59财进配资 微乐麻将赢牌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