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正文

“港版國家安全法” 讓“一國兩制”行穩致遠

日期:2020-05-27 【 來源 : 新民周刊 】 閱讀數:0
閱讀提示:這是中央層面的雷霆亮劍,旨在斬斷亂港黑手。毫無疑問,這更是讓“港獨”絕望,給香港希望的及時之舉!
主筆|姜浩峰


  今年的全國兩會,有兩點不同尋常之處,足以載入史冊!其一,是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全國兩會推遲到5月舉行,且沒有提年度增長目標;其二,則是《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于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決定(草案)》之審議——“港版國家安全法”,這是各界對之的簡稱。在香港,這是愛國愛港同胞的熱盼;在內地,這更是14億人民的期待!

  當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王晨5月22日上午向十三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做“港版國家安全法”說明時,剛說完第四條,話音未落,全場已經響起掌聲?!懊鞔_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應當建立健全維護國家安全的機構和執行機制;中央人民政府維護國家安全的有關機關根據需要在香港特別行政區設立機構,依法履行維護國家安全相關職責?!焙翢o疑問,這是中央層面的雷霆亮劍,旨在斬斷亂港黑手。毫無疑問,這更是讓“港獨”絕望,給香港希望的及時之舉!


立法之際,形勢逼人


  在5月22日政府工作報告中,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談到港澳問題時特別提到,要“建立健全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落實特區政府的憲制責任”??梢?,在香港回歸后至今近23年的時光里,這一地區在國家安全立法、執法上有很大漏洞,長期以來沒有根據香港特區基本法第23條自行立法。去年的修例風波,更是讓這一漏洞凸顯。

  1997年,中國對香港恢復行使主權?!吨腥A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作為香港特區憲制性文件,由全國人大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制定通過,在香港地區基本得到貫徹。但其中關于國家安全的第23條至今沒有得到落實,成為中國國家安全的一個漏洞。

  香港特區基本法第23條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應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為,禁止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在香港特別行政區進行政治活動,禁止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與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建立聯系?!?

  可2003年,當香港特區就基本法23條進行自行立法時,受到挫折。自此以后,這一立法在香港被一些別有用心的人嚴重污名化、妖魔化。按照王晨副委員長做說明時的說法——“香港特別行政區完成23條立法實際上已經很困難”。

  香港一度有“亞洲最安全的城市”之稱。然而,通過去年的修例風波,就能看出這所謂的“安全”,由于沒有國家安全相關法律所呵護,而變得如同紙糊的一樣。修例風波的起因,源于一樁兇殺案。香港青年陳同佳與同為香港地區人士的女友去臺灣地區度假,在此期間,于2018年2月將女友殺害,之后逃回香港。由于香港地區與中國任何地區沒有引渡條款,導致陳同佳潛逃回港后,盡管在拘留期間對殺人事實供認不諱,香港的司法機構也無法以殺人罪治罪。因此,香港特區政府啟動修改逃犯條例。然而,一些“港獨”組織和本土激進分離勢力開始借此搞事。盡管特區政府此后意圖息事寧人,停止修改逃犯條例??捎捎跊]有國家安全相關法律法規呵護,這些“港獨”組織和本土激進分離勢力勾搭美西方反華力量,借修例風波搞亂香港,所作所為日益猖獗。在香港,反對派成為縱暴派——蒙面暴徒沖擊中聯辦,侮辱國旗、國歌,反復損毀港鐵設施,打砸中資機構,什么惡事都干得出來。動輒社會攬炒、經濟攬炒、政治攬炒——汽油彈橫飛,盤踞校園設路障立山頭,暴恐活動不斷升級。與此同時,外部勢力赤裸裸干涉香港事務,“臺獨”“港獨”在此同流合污……

  愛國愛港人士雖然極力推動基本法23條的本地立法,可收效甚微。

  以香港特區立法會議員何君堯今年以來的行動來說。2月22日開始,他與香港政研會、新界關注大聯盟組成的“23同盟”發起聯署,呼吁盡快就23條立法,截至4月26日上午,“23同盟”收集到逾200萬個支持23條立法的聯署簽名。5月18日,何君堯又一次致信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懇請能在本屆立法會任期內完成基本法第23條立法。然而,在何君堯等愛國愛港議員不遺余力的努力下,香港地區就基本法第23條立法仍遙遙無期。5月19日,林鄭月娥在行政會議前會見媒體時坦言:“香港回歸近23年,至今仍未能完成基本法第23條立法,令人失望?!?

  就在香港地區自行就基本法23條立法已經很困難的時候,2019年10月31日,中共十九屆四中全會公報發布。其中短短一段話內涵深刻:“必須嚴格依照憲法和基本法對香港特別行政區、澳門特別行政區實行管治,維護香港、澳門長期繁榮穩定。建立健全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边@就給“港版國家安全法”的出臺指明了方向。

  形勢逼人。十三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召開前夕,港區全國人大代表、香港中律協創會會長陳曼琪進京前向媒體披露,她要向大會提交一份建議,要求全國人大直接將國家安全法律引入香港。陳曼琪稱,中央可考慮根據香港特區基本法第18條,制定屬全國性法律的香港特區維護國家安全法,將之列入基本法附件三的全國性法律,并直接在香港實施。作為資深法律界人士,她表示,當初列入基本法附件三、需要在香港實施的全國性法律只有6部,現在已有13部。這些新列入的全國性法律都是經過“征詢”程序后實施的,并不需要得到香港的“批準”?!案郯鎳野踩ā北M可以如此去操作。


香港不能成為特例


  5月21日記者會上,全國人大發言人張業遂說:“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根據新的形勢和需要,行使憲法賦予的職權,從國家層面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堅持和完善‘一國兩制’制度體系,是完全必要的……”

  此際,《人民日報》評論點明——現在的香港,是世界范圍內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最不健全、維護國家安全的制度體系最薄弱的地方之一。

  當中國宣布將在全國人大三次會議審議“港版國家安全法”時,美國總統特朗普立即出言威嚇,聲稱中國在香港實行“港版國家安全法”的話,美國將“做出非常強力的回應”。然而,恰恰是美國過去多次干涉別國事務、破壞地區穩定。其以國內法的形式,于去年推出所謂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隔著太平洋煽風點火。至于美國自己,在國家安全立法領域,堪稱嚴防死守,不惜重重立法——1947年,時任美國總統杜魯門簽署了《國家安全法》,五角大樓、國家安全委員會、中情局等機構,都由這部法律而或重塑、或建立。2001年“9·11”事件以后,美國更是為國家安全而訂立《愛國法》?!缎旅裰芸酚浾呤崂砹艘槐?,美國目前有不下20部涉及國家安全的法律法規——除了“愛國法”,還有“2001美國愛國者法”;除了“外僑登記法”,還有“敵對外僑法”;除了“移民法”,還有“保護美國法”;除了“國家安全教育法”,更有“國家信息安全信息共享法”……

  香港城市大學法律學院原副院長顧敏康說,香港反對派把在香港建立健全維護國家安全法律制度宣傳成洪水猛獸,但從國際上看,國家安全立法最多、最復雜、最全面的是美國。美國還把國內法延伸到其他國家搞“長臂管轄”,而反對派對此不置一詞,相反還主動要求美國制定法案干涉香港,這就是典型的雙重標準。

  雙標的還有英國、澳大利亞、加拿大等。三國外長竟然發表涉港聯合聲明,對中國全國人大審議“港版國家安全法”妄加評論,粗暴干涉香港事務和中國內政。英國的末代港督彭定康更是如喪考妣,發出了作為前殖民者的無恥哀嚎。

  可單以英國而論——在英國政府有關立法的官方網站上,最早的一部國安類法律是《1848年叛國罪重罪法案》,該法案的某些部分在今天仍然有效。英國還于1911年訂立《反間諜法》,1989年訂立《政府保密法》?!?·11”事件發生在美國,可英國立即行動防患于未然,在此后10年內出臺4部反恐和與國家安全相關法律。近年來英國最為常用的是2015年頒布的《反恐與安全法案》。在國家安全領域,英國可謂一而再再而三地在扎緊籬笆。

  澳大利亞于2018年6月28日通過《反外國干涉法》等比此前更為嚴厲的國家安全相關法律。當時,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陸慷面對記者提問,曾對此表態稱,中國從不干涉他國內政。

  加拿大于2017年通過了C-59法案,亦即加拿大2017版《國家安全法案》,強化對反恐、監視和網絡空間行動的監督。其不僅繼續讓加拿大安全情報局(CSIS)、加拿大皇家騎警隊(RCMP)、加拿大國防部(DND)和加拿大通信安全局(CSE)參與國家安全事務,更新設一個國家安全審查機構——NSIRA。NSIRA和另一個新設機構——議會監管委員會合作,旨在監督立法與政策指導合規??梢?,即使在號稱“自由民主”的加拿大議會,議員也不能夠想說什么就說什么。特別是攸關國家安全領域的議題,必須要通過立法監督機構的審查。值得注意的是——由美國、英國、澳大利亞、加拿大和新西蘭的情報機構組成的“五眼聯盟”,在事關國家安全的一些領域,是經常統一行動的。加拿大設計的這套議會審查機制,就是緊跟其他“五眼聯盟”成員的監管委員會模式而設定的。

  這也難怪中國在審議“港版國家安全法”的時候,英國、澳大利亞、加拿大外長聯合起來發聲明——看起來貌似“人多勢眾”,實際上只代表了這些前殖民主義者的態度罷了——在香港問題上,他們是戀戀不舍的搞事者。

  旁觀者清。定居香港的瑞士人安德龍(Angelo Giuliano)在社交媒體上如此發文:“就像這世界上所有地方一樣,針對香港的國安立法是最首要的,該法律能夠保護我們不受外國干涉和恐怖主義的威脅?!?

  5月24日,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回答中外記者提問時,路透社記者問及中國推進香港國家安全立法,卻以“震動了市場,可能導致美國報復措施,包括取消香港特殊貿易地位”作為一種威脅性提問。王毅明確地提到,香港事務是中國內政,不容任何外來干涉。不干涉內政是國際關系基本準則,各國都應予以遵守。另一方面,維護國家安全歷來是中央事權,在任何國家都是如此。中央政府對所有地方行政區域的國家安全負有最大和最終責任,這是基本的國家主權理論和原則,也是世界各國的通例。

  國際通例之事,中國香港地區不能成為特例!


未來該如何執法


  2015年7月1日通過的中國《國家安全法》,首次出現涉港澳條文。其中第11條第2款規定:“維護國家主權、統一和領土完整是包括港澳同胞和臺灣同胞在內的全中國人民的共同義務”;第40條第3款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澳門特別行政區應當履行維護國家安全的責任?!比欢?,這兩條法律條文,只是對兩個特別行政區和港澳同胞維護國家安全的責任提出原則要求,并沒有列于基本法附件三,換句話說——并不在港澳地區實施。

  針對“港版國家安全法”,香港特區政府前新聞統籌專員馮煒光認為,除了建立健全法律制度以外,他更看重執行機制的建立健全。陳曼琪亦對“港版國家安全法”提出建議稱,未來可訂明特區法院設立專門的國家安全法庭,有關法官由在外國無居留權的香港特區永久性居民的中國公民擔任。亦有學者表示,香港可以借鑒澳門的先行經驗,成立專門委員會處理國安相關事宜,堵住國家安全漏洞,震懾“亂港”分子。

  而對于中央層面立法之后,香港特區是否該繼續推動基本法第23條立法,陳曼琪認為完全應該?!拔覀儾粦摪严愀厶貏e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立法和執法體系構建等同于基本法第23條立法?!标惵鞣治龅?,“即使從香港基本法現有的維護國家安全的規定看,也不局限于基本法第23條。例如,基本法第14條規定,‘中央人民政府負責管理香港特別行政區的防務’;再如,基本法第18條規定,‘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決定宣布戰爭狀態或因香港特別行政區內發生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不能控制的危及國家統一或安全的動亂而決定香港特別行政區進入緊急狀態,中央人民政府可發布命令將有關全國性法律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些都是中央行使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權力的重要體現?!敝栽谝延羞@些法律法規的情況下,還要設立“港版國家安全法”,無非是要讓“一國兩制”行穩致遠!

  香港特區保安局前局長葉劉淑儀也認為,“港版國家安全法”與基本法第23條的規定并行不悖,并沒有取代、排斥香港基本法第23條規定的香港特別行政區自行立法維護國家安全的憲制責任和法律義務,香港特別行政區仍然應當盡早完成基本法第23條立法任務。

編輯推薦
精彩圖文
俱樂部專區 / CLUB EVENT
送快递是不是很赚钱 金融行业什么最赚钱 慧投金融 四川血战到底麻将技 重庆麻将机市场在哪里 欧冠冠军利物浦 波克棋牌官网下载 股票模拟训练软件 分分彩后三500注 优乐江西麻将 刘伯温四肖期期精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