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正文

美媒細數特朗普抗疫“七宗罪”

日期:2020-05-20 【 來源 : 新民周刊 】 閱讀數:0
閱讀提示:的確,“做秀”也許能挽救選票,但無助于戰勝病毒,拯救生命。特朗普的一系列操作,更像是一次賭博,一旦失敗,必定輸光所有底牌。
作者|應 琛


  “別問我,你應該去問中國?!边@是美國總統特朗普最近一次與美國媒體互懟的名場面。5月11日,特朗普時隔兩周在白宮玫瑰園舉行疫情新聞發布會。來自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的華裔女記者蔣維佳(音)向特朗普提問并質疑其抗疫表現。

  一番爭論后,特朗普突然中斷記者提問環節轉身離開,發布會也不歡而散。隨后,特朗普“甩鍋中國”“歧視華裔女記者”的行為遭到評論人士猛烈批評,“去問中國”成為熱搜話題。

  事實上,回顧美國暴發新冠肺炎疫情以來,特朗普始終在四處“甩鍋”推諉責任,包括指責中國、威脅世界衛生組織,甚至放言要炒了美國首席傳染病專家福奇。

  隨著美國疫情不斷惡化,美國媒體早就看不下去了,紛紛發聲對特朗普在抗“疫”問題上“雷聲大雨點小”、前后矛盾不能自圓其說,以及一味只顧四處“甩鍋”推諉責任,予以揭露和譴責。有美媒稱,新冠危機要求有迅速、理性和集體的應對,而美國卻表現得像一個基礎設施落后、政府運轉失靈的國家, 媒體總結美國政府抗疫“七宗罪”——貽誤時機、刻意隱瞞、撒謊成性、協調不力、草菅人命、自私自利、甩鍋推責。

  特朗普與美媒的公開交鋒變得越發頻繁。

  《紐約時報》曾發文揭露特朗普的抗“疫”生活,稱白宮的每日疫情發布會是一天中特朗普最期待的時刻。而每天結束后,特朗普便會回到電視旁,從一個臺換到另一個臺,回顧自己一天的表現。

  文章還寫道,從入主白宮以來,特朗普每天早上5點就起床,待在白宮主臥,看各家電視臺的新聞,但現在有些不同,因為不管總統調到哪個臺,都看不到幫他說話的人,包括一向支持他的??怂闺娨暸_。

  早前,特朗普宣布疫情為一場戰爭,自己則是戰時總統。但從目前來看,正是特朗普把國家拖向了一場曠日持久的災難?;蛟S,在這場戰爭中,特朗普唯一“獲勝”的就是讓美國在死亡人數和確診病例名列第一。


消極“抗疫”



  這不是蔣維佳與特朗普的第一次正面“硬剛”。

  今年4月19日,當蔣維佳就政府在疫情初期行動遲緩,向特朗普提問“早在2月份,你就該提醒民眾新冠病毒的傳播就像野火一樣迅速,而不是舉行上千人參與的集會。你為什么等了這么久才采取措施”時,特朗普不但沒有給予正面回答,還反復問她是哪家媒體的人。

  但顯然,有備而來的蔣維佳指出,特朗普沒有在第一時間告訴民眾病毒傳播過快,而且當特朗普下達外出禁令時,病毒已在美國蔓延,并有多人確診。最終,特朗普無力招架她的連連發問,對她大喊“小聲點,別那么大聲”,并匆匆結束了對話。

  除了CBS,記者注意到,從3月16日以來,《紐約時報》就接連發表長篇報道,復盤特朗普自1月下旬以來痛失三個重要的抗“疫”節點,使美國淪為世界疫情的新震中;列舉特朗普的種種表態,從對中國的應對大加贊賞到變成指責中國“非常善于隱藏”,以及從說了幾周的“冠狀病毒”卻突然變成了“中國病毒”等,呼吁“別讓特朗普跑了”;并援引最新基因研究指出,主要是來自歐洲的旅行者給美國帶來了這種病毒,而不是來自亞洲。

  4月10日,《紐約時報》發表了《特朗普還有人性嗎?》的文章稱,在成千的美國人正在死去的時候,特朗普卻在洋洋得意地吹噓自己有多么全神貫注的電視觀眾。在美國人面臨著財務崩潰,不知道繼續買食物、付房租的錢從哪里來時,他卻斥責州長們沒有給予他足夠的奉承。文章稱,“這不僅僅是同理心的缺失……這是基本人性的缺失”。

  之后,《紐約時報》更是發表了重磅長文——《復盤美國新冠疫情:特朗普為何忽視警告、一錯再錯》(He Could Have Seen What Was Coming: Behind Trump’s Failure on the Virus)。該報道集結了6位重量級記者,其中有5位普利策獎獲得者、3位資深白宮記者。他們對現任和前任官員進行了數十次采訪,并查閱了大量電子郵件和其他記錄。

  文章一開始就為讀者梳理了一個時間線,清楚地揭露了在病毒蔓延的過程中,各級幕僚如何次次報警,而又次次遭到特朗普忽視的。

  早在1月初,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就已經收到情報,預測病毒將蔓延至美國。數周之內,他們提出了一些可供選擇的措施,比如讓美國人居家工作、封閉芝加哥等。但直到3月,特朗普都在回避這些措施。

  而1月29日,特朗普的貿易顧問彼得·納瓦羅在撰寫的備忘錄里詳細列舉了新冠肺炎疫情的潛在風險,稱“新冠肺炎可能會有多達50萬人死亡,并造成數萬億美元的經濟損失”。數周之后,特朗普稱并不知道這件事。

  在1月30日的一次通話中,衛生和公共服務部部長亞歷克斯·阿扎爾直接警告特朗普有可能暴發疫情,這是他在兩周內第二次向總統發出警告??商乩势照J為阿扎爾“危言聳聽”。

  一直到兩月底,特朗普才勉強接受專家們推薦的應對方案,其中包括敦促美國人采取保持社交距離、居家辦公等措施等。但真正采取社交隔離措施,卻是在三周之后的3月13日。

  究其原因,原來2月25日,國家免疫和呼吸道疾病中心主任南?!っ匪髂嵋┦繐屧谔乩势罩伴_了新聞發布會,向公眾拉響了警報。此舉導致美國股市暴跌,標普500指數下跌逾3%。

  結果可想而知,特朗普很生氣——原定的提交保持社交距離建議的會議被取消,副總統邁克·彭斯被宣布負責白宮的抗“疫”工作。

  而《華盛頓郵報》在4月4日發表的一篇長篇報道中就已經批評特朗普浪費了70天的寶貴時間。文章說,1月3日,特朗普政府就收到了冠狀病毒的第一個正式通知,然而,直到70天后,特朗普才終于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性。

  《紐約時報》評論道,特朗普遲遲不采取社交距離,白白浪費了防疫的寶貴的時間,這比任何時候都能證明這位總統應對疫情的無能。


“甩鍋中國”


  《紐約時報》還無情揭露特朗普推卸責任、甩鍋行為,先后發表《特朗普如何應對新冠危機:都怪中國和歐洲》《特朗普對世衛組織的指責合理嗎?》,一針見血指出:“總統在用欺騙的方式尋找替罪羊?!?

  據《紐約時報》披露,關于要不要“甩鍋中國”,白宮內部也曾激烈爭論。疫情暴發以來,美國“對華鷹派人士”一直在推動特朗普政府將抗疫不力的責任轉嫁給中國,而白宮經濟團隊則反對這種強硬態度,擔心會破壞與中國達成的初步貿易協議,更怕中國政府拒絕出口美國抗疫亟需的醫療物資。

  不過,特朗普最終站在了鷹派的一邊。后來,他反復提及的、自認“英明”的一個舉措——在1月底宣布對中國的旅行禁令,就是在鷹派人士的大力推動下實施的。而對華鷹派人士,包括國家安全事務副主任馬修·波廷格,以及國務卿蓬佩奧的助手等人甚至堅持在政府聲明中使用“武漢病毒”的說法。

  特朗普在3月中旬采取了和解的做法,并在推特上贊揚了中國的抗疫工作。

  但隨著新冠肺炎源頭的爭論越來越激烈,特朗普一怒之下又改變策略,開始直接將新冠病毒說成是“中國病毒”。

  《紐約時報》評論道,特朗普升級口水戰的決定,破壞了兩國政府在應對這場全球威脅上進行廣泛合作的任何尚存的可能,并毫不客氣地指出:“從認識到病毒的威脅那一刻起,特朗普身邊人的那些常見的敵對和派系斗爭,就一直困擾著政府的應對工作,再加上總統的沖動性情,這些都嚴重影響著決策和政策制定?!?

  此外,4月12日,CNN在題為《為什么美國擁有全世界最高的新冠肺炎死亡病例數》的報道中稱,與這些亞洲國家不同的是,美國甚至在警報響起后也沒有對疾病大流行做好準備。白宮忽視了預警信號,繼續對高風險輕描淡寫,反復說“一切都在控制之下”。

  就連被視為特朗普政府“喉舌”的??怂闺娨暸_,也對特朗普應對疫情的做法提出了批評。??怂剐侣勚鞑タ死锼埂とA萊士4月13日在一檔節目中談到,如果特朗普采取更果斷的行動,可能挽救更多的生命。早在一個月前,??怂剐侣勵l道記者兼政治分析師胡安·威廉姆斯就在《國會山報》上撰文稱,特朗普必須為新冠肺炎疫情在美暴發負責。

  至于特朗普,他在4月11日、12日接連發表多條推文,回擊《紐約時報》和其他媒體,并指責這些媒體是“腐敗的媒體”。 對于??怂?,特朗普更是予以猛烈抨擊,甚至斷言這是該新聞網“結束的開始”。


一個失敗的國家



  “在繁榮的城市里,與全球聯系緊密的白領階層依賴于不安定的、不受關注的服務人員階層;在農村,不斷衰落的社區反感現代世界;在社交媒體上,不同陣營間充滿互相仇視和無休止的辱罵;在華盛頓,一個騙子及其智力枯竭的政黨領導著空洞的政府;在全國各地,彌漫著一種看不到共同身份或前途的憤世嫉俗的疲憊情緒?!苯?,美國《大西洋月刊》提前出版的6月刊文章以《我們生活在一個失敗的國家》為題,向讀者描繪了對新冠病毒敞開懷抱的美國的場景,“在漫長3月的每一個早上,美國人醒來發現自己成為了一個失敗國家的公民”。

  在美國輿論對本國新冠疫情應對的反思中,《大西洋月刊》的這篇文章格外醒目。文章不僅揭露了新冠肺炎疫情暴露出美國種種政治和社會深層次問題,更直言“新冠病毒并未讓美國解體,而只是揭露了已經解體的美國”——腐敗的政治階層、僵化的官僚機構、殘酷的經濟、分裂和錯亂的公眾等這些“慢性基礎病”多年來非但沒有得到治療,反而美國學會了在不安中忍受。于是,新冠病毒正是無情地利用了這一點,讓美國及其公民處在高風險中。

  《大西洋月刊》寫道,這個國家沒有國家計劃,也沒有前后一致的指令,政府任由家庭、學校和辦公場所自行決定是否關閉和尋求避難。當發現檢測試劑盒、口罩、防護服和呼吸機極度短缺時,州長們向白宮求助,而白宮卻推諉搪塞,之后又要求私營企業提供幫助。各州和城市被迫卷入“競標大戰”,淪為價格欺詐和企業牟取暴利的犧牲品。普通民眾用縫紉機縫制防護裝備,試圖讓裝備簡陋的醫院工作人員保持健康,讓患者活下來。

  文章作者、《大西洋月刊》記者喬治·帕克在接受美國沃克斯新聞網采訪時說,此次疫情需要聯邦政府做決斷,“只有他們可以組織抗疫,弄清楚供應鏈、分銷網絡,找到抗疫物資,與私營部門協作,生產美國需要的緊急物資。但是,他們并未這么做,所以失敗了”。

  《大西洋月刊》稱,新冠疫情是本世紀短短20多年來美國的第三次重大危機。前兩次分別為2011年發生的“9·11”事件和2008年的金融危機。前者,因為黨派政治和糟糕的政策,抹殺了悲劇發生后整個國家的團結意識;后者則在美國人中插入了深刻的裂痕,蕭條的持久影響是加劇各個層面的兩極分化,并敗壞權威、尤其是政府的權威。

  “攻克疫情的戰斗還必須是一場恢復我們國家健康并加以重建的戰斗,否則,我們現在所承受的苦難和悲痛將永遠得不到補償。在我們目前領導層的統治下,不會有任何改變?!蔽恼路Q。

  截至5月18日,美國累計新冠疫情患者已超過152萬例,死亡人數超過了9萬人。但吊詭的是,就在幾天前,一項新的Hill-HarrisX民調顯示,特朗普總統的支持率又爬升到51%,比兩周前上升了1個百分點。美國國會山報稱,在特朗普的總統任期內,他的支持率只有輕微的波動。

  Hill-HarrisX的民調數據顯示,他在2019年1月的調查中支持率最低,為44%。但在美國疫情集中暴發的3-5月份,感染疫情人數一直占據全球1/3,死亡人數每天超過數千人的情況下,特朗普的支持率一直居高不下。

  有分析認為,美媒與特朗普在美國疫情大流行背景下的激烈互撕,形象并清晰地將美國政治生態的冷酷真相展現在世人面前。但美國媒體的這種“自毀形象”,不僅反而可能會推高特朗普的支持率,也使特朗普的信口開河和“另類事實”大行其道,甚至絲毫不用掩飾其直白的謊言。

  5月17日,世界頂尖醫學雜志《柳葉刀》發表社論,明確表態美國人應該把特朗普總統趕出白宮,選出一位支持抗擊2019新型病毒的國家領導人,而不是選特朗普這位削弱抗擊疫情努力的領導人。

  《柳葉刀》如此強烈的表達出政治觀點實屬罕見,但無疑證實了西方世界廣大醫學專家對特朗普的看法:“他在破壞抗擊疫情的努力,在給美國乃至全球的人們帶來危險!”

  的確,“做秀”也許能挽救選票,但無助于戰勝病毒,拯救生命。特朗普的一系列操作,更像是一次賭博,一旦失敗,必定輸光所有底牌。正像CNN所說的那樣,特朗普等于是一定程度上把寶壓在了一個極具傳染性,而且目前既沒有疫苗也沒有有效療法應對的病毒身上。不論特朗普的策略能否成功,他2016年和如今的競選策略,都是建立在分化美國和反權威的基礎上——當年他反的是建制派政治權威,如今他反的是科學權威。

編輯推薦
精彩圖文
俱樂部專區 / CLUB EVENT
送快递是不是很赚钱 股票指数怎么看 平特一肖研究方法 股票投资分析 北京快三的走势图一定牛 2007上证指数 黑龙江十一选五遗漏统 浙江6 1在哪个台开奖 浙江体彩6+1走势图带坐标连线 河北11选5当天走势图 江西十一选五10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