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正文

“野味”如何從餐桌上根絕?

日期:2020-05-06 【 來源 : 新民周刊 】 閱讀數:0
閱讀提示:在新冠病毒全球蔓延的趨勢下,野生動物保護立法的完善和人類該有的反思已然迫在眉睫。
作者|吳 雪


  2003年那場非典被最終證明來自中華菊頭蝠。17年后,新冠肺炎疫情這場波及世界的公共衛生事件,再次讓野生動物成為一個焦點。

  較早前,一向嚴謹保守的專家,就把矛頭指向了野味,鐘南山院士說,通過初步的流行病學分析,野生動物傳染給人的可能性比較大,比如竹鼠、獾等。1月26日,科研人員首次從華南海鮮市場的585份環境樣本中,檢測到33份樣品含有新型冠狀病毒核酸,從科學上佐證了新冠病毒與野味的關聯。

  2月2日,有媒體披露,研究表明,新冠病毒基因組與SARS-CoV有79.5%的相似性,與蝙蝠來源CoV有96%的相似性,基本支持來源于蝙蝠,但是否存在中間宿主還需研究。5月2日,世衛組織衛生緊急項目負責人邁克爾·瑞安針對某些西方政客及媒體散布的“新冠病毒來自武漢病毒研究所”等病毒起源“陰謀論”表示,確信新冠病毒來自自然界。

  可以說,新冠肺炎疫情的嚴重性和復雜性,遠遠超出了人類的預期。確定病毒來源,了解病毒如何傳染給人,則能采取嚴密防控,以保證今后不再發生類似事件。盡管此次疫情是否由“野味”引發仍需科學家嚴謹調查,不能妄下定論,但這并不妨礙我們討論“野味”陋習。


被高估的野味:不是炫耀的資本


  早在“茹毛飲血”的遠古時代,人類就開始吃野味了。

  打野味吃野味,在古代算是生存技巧,但在豐衣足食的今天只能視為一種陋習。從源頭追溯,歷代書籍中不乏食野味的記載?!稘h書》中有“作梟羹以賜百官”,《紅樓夢》中賈寶玉愛吃的一道佳肴叫“風腌果子貍”,《隨園食單》更直言不諱“果子貍,鮮者難得,較火腿沉嫩而肥”。

  獵奇風格的“野味”盛行在明代中葉。當時海外貿易興起,帶動東南經濟繁榮之余引入了很多海外食材。文人騷客附會古書或自開腦洞的“野味珍饈”紛紛問世,諸如燕子口水的燕窩,還有食蛇、以訛傳訛的穿山甲、娃娃魚之類,但大多名過其實。

  人類歷史上,通過馴化部分動物并將其作為蛋白質和脂肪的主要來源,經過數千年的反復淘汰與驗證,雞、鴨、魚、牛、羊、豬等得以流傳至今,隨之,野味在人類文明的進化發展大潮中,被先人排斥到了餐桌邊緣。

  曾經愛吃野味的餐館老板陳明說,當代中國人吃野味的潮流興起于上世紀90年代,最早在海南興起,一個個鄉下的小破房子,消費動輒幾千元。吃得最多的就是眼鏡王蛇,身體很長,最長有三米,毒性非常大。店家會將其片成薄薄的一片,看起來跟日本刺身一樣,燙好之后蘸不同的醬料,吃起來覺得很生猛。

  北方野味的代表則是“飛龍湯”?!帮w龍”指的是松雞,是一種體型比較大的珍貴飛禽,現在已經被國家列為二級保護野生動物。也有人喜歡吃野豬,野豬最講究吃背上的一塊皮,吃的人認為野豬喜歡在樹上摩擦,時間長了會有松茸等各種菌菇的香味。

  關于野味的定位,現代醫學界早有共識,野生動物肉質并不比普通肉類更營養或美味,現在的物質條件下更不需要依靠野味充饑。更何況,隱含在野味中的四大殺手——狂犬病、鼠疫、結核病和炭疽,個個致命。粗略統計,靈長類、嚙齒類、兔形目、有蹄類、鳥類等多種野生動物與人的共患性疾病有100多種。

  既然如此,為何人類對野味仍有著不尋常的執念?市場經濟的邏輯告訴我們,供求關系總是成正比的,吃野味的這群人,消費重點并不在食物本身,而在于野味代表的價值符號。四川大學法學院教授王建平認為,古代野味都是皇室貴族的專屬,而在現代野味價格高,必然也物以稀為貴,食野味便成為了身份的象征和炫耀的資本。

  往小了說,不少人迷信“野生食補”,相信虎骨能去風濕,吃狼能壯膽,甚至還發明了吃活猴腦、生吞蛇血等恐怖吃法。反正家養、散養,都不如野味高出一等;往大點說,人類自詡為強者,期望通過創造性勞動征服自然界。大概的邏輯是:老虎再怎么兇猛,毒蛇再怎么陰險,穿山甲再怎么神秘,都沒能逃出人類的手掌心。滿足口福是其一,通過對野生動物的掌控和享用,產生一種“萬物皆備于我”的奇妙錯覺,是另一層深層含義。

  事實證明,野味被高估了。對比家禽、家畜其營養成分相差無幾,廣為流傳的“奇功異效”更是無從談起。而且“來路不明”的野味,又潛藏著種種危機。


難禁的“地下野味市場” :一只穿山甲賺萬元


  非典發生后,曾形成過一波野味反思潮,從發布緊急通知,開展執法行動,進行聯合檢查,可野味并沒有徹底從餐桌消失。

  這兩年,武漢普遍流行的野味是甲魚和蛇。在一家餐廳老板的印象里,僅是去年甲魚店就開了不少,整個市場競爭很大?!拔覀冇幸坏酪陨邽槭巢牡牟?,幾乎桌桌都會點?!钡@位老板也透露,被犯罪分子和食客覬覦的品種自然不止這兩種。

  處在暴風中央的華南海鮮市場,免不了也被公眾拿著放大鏡審視。商戶是否有野生動物經營許可證,來源是否合法,有無檢疫證明,至今仍是一個謎。許多武漢人也是在疫情暴發之后,才開始仔細打量起這座二級批發市場。它位于武漢市江漢區發展大道207號,被新華路劈成東西兩區,與漢口火車站和客運中心只有幾分鐘的步行距離,周邊居民有時也會到這里買菜。但這些,只是攤開在桌面上的“行頭”。

  只要你問當地人,想吃“尖板眼”的東西,沒有在華南海鮮市場找不到的。在那張流傳甚廣的多達42種的“大眾畜牧野味”價目表上,最貴的小活鹿,售價6000元,最便宜的蜈蚣,5元一條。此外,活鴕鳥4000元一只,活孔雀和活狐貍均為500元一只,還宣稱可活殺現宰,速凍冰鮮,送貨上門。

  自非典發生17年來,國家法律法規對野生動物的經營利用,有嚴格的管制規定,國家重點保護的野生動物,生產、經營和購買都是法律禁止的行為。非重點保護的野生動物,不僅要林業部門的合法經營許可,還得受到市場監管和檢疫部門的報批。然而面對規定,打野者總有辦法“鉆空子”。

  中國野生動物保護協會志愿者楊先生稱,很多販賣野味的商戶雖然持有野生動物經營利用許可證,但往往會超范圍經營以及私自捕獵野生動物,許可證上允許售賣的動物就擺在明面上,其他不允許的會藏起來偷偷地賣。一家餐飲行業王老板說,“貨到了會通知買家來拿,旁邊的餐館也能幫忙烹飪。幾家野味店鋪藏在角落里,必須熟人帶,老板才肯接待” 。

  有著20多年工作經驗的江西森林公安李蘇分析,近幾年,非法偷盜販賣野味的案件一直很猖狂,打野的人愿意鋌而走險,關鍵還是利益驅使?!安稓⒁吧鷦游餂]有什么成本,用的只是一張網。利潤很高,其收益堪比販毒?!崩钐K說,目前野生動物已經形成了非常完整的產業鏈,捕、販、運、銷,在每個環節價格都會翻上數倍。

  一則報道顯示,一只在中越邊境收購的穿山甲幾百元,到了餐桌可高達近2000元一公斤,以一只穿山甲6-7公斤計算,僅一只穿山甲就能給產業鏈帶來近萬元的收益。而在一些野生資源豐富的山區,當地村民自行捕獲豬獾、黃鼠狼、麂子等野味賣錢,監管起來也十分困難,“他們對許可證、病菌沒概念,一旦流通,整個鏈條的終端,就是各地批發市場?!?

  而無成本的自然界獵殺,恰恰也是李蘇和同事執法困難所在?!澳阍谵r村打死老百姓一只羊,事主會天天來找你,讓你幫他要賠償,這是不得了的事。但如果是野生動物,這些在他們看來都是天生天養的東西,是沒有成本的?!?


永久禁食的法制困境:“人工養殖”的擦邊球


  在浙江理工大學法政學院法學教授錢葉芳看來,根源在于《動物防疫法》《野生動物保護法》《動物檢疫管理辦法》等法律法規未能得到重視和執行。而法律法規未明確規定的“禁食范圍”“人工養殖”等部分,也成為了不法分子游走的灰色地帶。

  2016年,修訂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野生動物保護法》明確增加“禁食”規定,禁止生產、經營食用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及其制品制作的食品,或者使用沒有合法來源證明的非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及其制品制作的食品。

  北京生物多樣性保護研究中心研究員郭耕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雖然動物保護被人為分了等級,但病毒傳播時不分等級。從理論上來說,病毒源頭可能是任何動物,野生動物、伴侶動物和農場動物都有可能,因此,禁食的具體方面應該規定清楚”。

  而在新冠肺炎疫情見諸報端一周之后,湖北咸寧查處了一處地下非法野生動物經銷點,現場繳獲麂活體1只、死體1只、皮9張,鼬獾活體1只、黃鼠狼皮1張。同一天,在湖南省祁陽縣羊角塘鎮復興社區一處非法窩點查獲上百只野生動物冰凍體。兩家老板的銷售口徑,統一是野生動物人工養殖,這正是行業的灰色地帶。

  北京大學保護生物學教授呂植認為,目前野生動物保護法的監管范圍允許持證的野生動物的馴養繁殖和合法經營,但對消費野生動物沒有做嚴格的規定。市場上名為保護、馴養或者養殖,實為非法收購的現象不少,不但會讓養殖許可批復的野生動物面臨瀕危,還很容易演變成野味的重災區。

  更何況,并不是所有動物都被允許人工養殖。比如河麂、獾、林蛙等,很多野生動物根本無法養殖,可能“一養即死”。養了四五年才會下蛋的斑頭雁,種源往往都是從野外偷來的蛋;全世界范圍內成功繁育穿山甲的案例屈指可數,更不要提大規模養殖了。

  呂植認為,遏制非法野生動物交易,關鍵還在于從立法層面補足。

  疫情發生之后,各項應急管理政策出臺,加強野生動物管理或將迎來關鍵“拐點”。1月21日,中國市場監管總局、農業農村部、國家林業和草原局發布緊急通知,加強檢驗檢疫力度,竹鼠、獾等野生動物飼養繁育場所封控隔離,嚴禁對外擴散,禁止轉運販賣。5天后,三部門再發公告,自1月26日起至全國疫情解除期間,禁止野生動物交易活動。2月10日,“野保法”正式列入全國人大2020年立法工作計劃。

  錢葉芳認為,就本次疫情而言,要求動物檢疫部門和市場監管部門行動起來,查處各地的非法野生動物交易市場,檢疫后放生。就未來的人畜共患病預防而言,應當修改《野生動物保護法》,禁止一切以食用為目的的野生動物交易行為,查處以食用為目的的伴侶動物養殖、收購、運輸、屠宰和銷售的各類場所;另外,野生動物保護需與國際接軌,建立流浪動物收容機構,嚴格執行強制防疫制度,最大限度消滅人畜共患病。

  據了解,北京市將于6月1日率先施行《北京市野生動物保護管理條例》,明確對全市500多種野生動物實行分級分類保護,規定全市全域常年禁獵,同時拓展禁食范圍,相關餐飲服務提供者不能購買、儲存、加工、出售或者提供來料加工野生動物及其制品,否則處以野生動物及其制品價值五倍以上二十倍以下罰款。此外,《條例》還對放生動物做出了細致的規定,單位和個人禁止擅自實施放生活動。在新冠病毒全球蔓延的趨勢下,野生動物保護立法的完善和人類該有的反思已然迫在眉睫。

編輯推薦
精彩圖文
俱樂部專區 / CLUB EVENT
送快递是不是很赚钱 中国体育彩票公告 北京28是正规福彩吗 幸运赛车号码走势 广东11选五走势图 广西快3遗漏统计值 辽宁快乐12选五遗漏走势 今天浙江20选5开奖号码 极速十一选五 大为配资 36选7公式技巧